曼联遭英足总指控行为不端对利物浦时围攻裁判

2020年7月26日 Off By cattyvet.com

曼联俱乐部遭到英足总正式指控,原因是红魔球员在比赛中围攻裁判,被认定行为不端。

这种增长上的势头将其放置到更大的时间尺度上,其效果将更具冲击力,跟谁学2019年的全年财报就让我们看到了这种持续高速增长的影响力。

2014年6月陈向东创立跟谁学,彼时国内在线教育市场入局者已经不算少了,新东方、好未来等平台已经颇具规模。2015年跟谁学被福布斯评为2015年中国成长最快的科技企业,而那时跟谁学还不是今天我们熟悉的那个在线教育平台。

走名师路线的跟谁学,目前企业中排名前十的名师给公司带来了一半的营收。在享受名师带来的利好时,这种对于名师的依赖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企业发展带来了限制。另一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跟谁学虽然增长迅猛,但用户规模等远不及新东方、好未来等平台,而在它的身后还有无数的企业正虎视眈眈,跟谁学面临的压力并不小。

去年10月,陈向东说,行业正价课程的获客成本平均为2000—3000元,特价课程的获客成本也都高达500—600元。高昂的获客费用成为了整个行业亏损不断、怎么也填不上的大窟窿。

跟谁学用它的表现在给整个行业树立着典型,而这次疫情更像是一个转折点,它一边将在线教育推向了舞台中央,一边加速整个行业的变革步伐。但这个行业最终走向何方,这是我们不得不去思考的问题。

曼联球员围攻裁判的举动,还将有更严重的追加处罚,红魔已经被英足总认为行为不端,并提出了指控,官方给出的理由是,曼联没能确保球员举止端正,为此,红魔俱乐部可能遭到罚款的处罚。

目前的跟谁学风头无两,无论是业绩还是股价都增长强劲,但盛势之下并非晴空万里。

更规范的行业、更优质的教育、而后是更为健康的运营模式,这些就是整个在线教育的未来。无论是目前风光无限的跟谁学,还是在疫情中声名远播的其他机构,都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。

可以预见在疫情之后,在线教育必将会迎来发展的加速期。但即便目前行业的好消息不断出现,整个行业的面临的问题也是明显的。难以在短期内改变的盈利困境,不断增加的获客成本,优秀师资短缺,资本寒冬之下的融资困难,都是整个行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而随着教育部对于线上教育监管变严,用户的要求更高,如何尽快完成转型,也是摆在各大企业平台面前的难题。

跟谁学的狂欢还未停止,高速增长的背后,我们看到了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潜力。但狂欢过后冷静下来,我们也不能忽略跟谁学以及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问题。

但跟谁学的获客成本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,2019年前三季度,其获客成本仅为545元,而全年的获客成本为470元。

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跟谁学总付费人次达到274.3万,同比增长257.6%。其中K12付费人次同比增长410%,收入同比增长468%。

2018年跟谁学就实现了盈利,到2019年6月,跟谁学在纽交所挂牌上市,这时距离其成立仅5年时间,而很多成立时间更早,规模更大的企业,仍然在亏损的泥潭里难以自拔。

这一年里跟谁学用户仅为7.96万人,在巨头林立的在线教育市场上不值一提。但就在这一年,从O2O走向C端的跟谁学迎来了自己的转折点。

主攻K12领域,辅以外语、职业教育等课程,到2018年注册用户达到了76.71万人,用户同比增长达到了近10倍。

那时教育O2O风口吹得正盛,无数的企业平台在这个战场上厮杀,跟谁学也不例外,从新东方出走的陈向东,打造了一个帮学生找老师的平台。不过O2O的风口很快就过去了,跟谁学也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战略转型。

在去年12月,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张怀亭宣布离职,在此之前已有宋欲晓等人的离职,在此之后还有苏伟、吕伟胜将要离开的传言,频频离职的高管,对于正处在上升期的跟谁学蒙上了不少阴霾。

在整个行业获客成本提高,盈利困难的当下,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其实并不顺利。在这种情况下,迅猛的增速和良好的营收状况更显其可贵。跟谁学在用连续7个季度的盈利,一年内增长达十倍的净利润,创造属于自己的在线教育奇迹。

2月18日,跟谁学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,良好的业绩表现,一路飚红的股价再一次将在线教育置于镁光灯下。

免费课程、9元课的广告频频出现在抖音等流量池,这些课程作为入口给跟谁学带来了可观的流量。这也使得跟谁学可以在目前获客困难、成本高的情况下,依然等获得大量用户,也控制住了成本。

跟谁学辉煌无比,在它身后是蓬勃向上的整个在线教育行业,但辉煌始终难掩弊病,在线教育在当下唱起了属于自己冰与火之歌。

选择大于努力,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,成功自然就会容易一些。

市场是最敏锐的洞察者,短期内快速增加的市值和激增的用户,足以证明跟谁学决策的正确性。从一名不文到如今领先行业,正确的战略选择、优质的课程服务及内容等共同成就了跟谁学。

良好的业绩表现和呈现出来的发展潜力让跟谁学备受市场认可,2月18日,跟谁学财报发布当天,股价大涨超过14%市值突破90亿美元,目前跟谁学市值已经超过了百亿美金,成为了第三家市值突破百亿美元的在美教育中概股。而在它之前的新东方和好未来达成这一成就的时间,远多于跟谁学。

之后猿辅导、作业帮等平台也纷纷放弃1对1小班模式,开始专注于大班直播课,跟谁学走在了整个行业的前面。

2019年第四季度跟谁学净收入为9.35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12.9%,净利润从去年同期2297万元人民币增至1.75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58.7%。在第四季度收入、利润激增的同时,跟谁学的付费总人次达到了112万,同比增长了290.2%。

2017年,跟谁学将目光聚焦到了在线教育直播平台,开始走向市场潜力巨大的K12领域。

在2019年的年报中,我们能够看到跟谁学的营销费用有了大幅的增长,在获客成本下降的同时营销费用的支出增加,带给跟谁学的就是明显的用户增加和营收利润上涨。

在这个难熬的寒冬里,跟谁学与在线教育却迎来了高速增长期。

多种免费课程投放到市场后,赢得了社会良好反响的同时,也接受着广大中小学生的厌恶与抱怨,但无论怎么看,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始终活跃在大众视线的最中央。

一骑绝尘背后的不简单

日前,艾媒咨询发布了《2019至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》,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了4041亿元,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4538亿元,用户也将继续增长。

跟谁学究竟是做对了什么才拥有了如今的成绩,凭什么能获得十倍的利润增长,能在众多的教育企业中脱颖而出?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,仔细回顾跟谁学走过的这短短5年多的历程,答案也就自然出现了。

2019年全年,跟谁学净收入达到21.149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432.3%,净利润从去年同期为1965万元激增至2.26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050.3%。营收大幅增加,投入也从未停下。2019年,整个企业的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分别由2018年的1.215亿元和7.405万元增长至10.409亿元和2.122亿元。

在曼联客场对利物浦的比赛中,菲尔米诺一度打进一球,此前范戴克有冲撞德赫亚的动作,但裁判没有判罚。第一时间里,曼联球员围上去向主裁判克拉格-帕尔森抗议,情绪显得很激动。经过VAR查看,这个进球被取消,改判范戴克冲撞门将犯规,而曼联门将德赫亚因为过激举动吃到黄牌。

此后跟谁学专注于线上,同时主打大班课程,避开了成本较高的线下、还有一对一小班课程,有效地控制了投入成本,而这一模式为其后面的盈利提供了可能。

在这之后,对于成本的控制也是其能不断盈利的关键。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昂,是行业共识,2019年暑假的招生大战中,平台投入都多达上亿元。

这一季度跟谁学用良好的业绩表现,给市场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。这在目前的在线教育市场上也显得鹤立鸡群,但更让人惊讶的是,这不是跟谁学第一次交出这样的答卷,在此之前,跟谁学就已经实现了连续七个季度的规模化盈利,连续五个季度实现超五倍的增长。

随着移动端的普及,全社会对于教育的重视,在线教育拥有的潜力将会被进一步释放。而这次疫情也让在线教育走向大众,知名度进一步提升。13家在线教育企业在疫情期间的市值上涨达到了800亿元,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,无异于是一针强心剂。